RSS

探访共享单车出生地:自行车第一镇从繁荣到静悄悄


     
     王庆坨,坐标天津武清西南,因汇集五六百家自行车上下游产业链相关企业,而被称为中国的“自行车第一镇”。
     12 月 5 日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到达王庆坨镇进行实地调查,探求共享经济浪潮下传统单车生产链条的真实现状:紧闭的工厂大门、停止的流水线以及人车稀少的宽阔马路,无不在言说这个单车小镇眼下的凋敝。
     作为车轮经济上的重要一环,整个王庆坨小镇自去年起便被搅入共享单车这个巨大漩涡。聚集在这个小镇上的单车企业们,经历过共享单车订单盛宴的风光热闹,也为共享单车的疯狂扩张被迫买单。共享单车订单已经让王庆坨警惕,但谁也不知道资本的风口过后,这个寒冷的冬季会有多长。
     如今沉寂的单车小镇
     冬季的王庆坨小镇格外寒冷,但更加寒冷的是单车企业的生计。
     “我们现在每天大概有 2000 辆左右的自行车产量。我们是 5 条流水线的架构,但是目前只开了两条。”杨瑞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他是王庆坨当地一家单车企业的销售负责人。
     他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生产线没有全开,一方面是因为环保对供应体系冲击的较为严重,单车的许多零部件供应很不正常;另一个是因为单车市场目前很淡,没有那么多订单。
     而许多更小规模的单车企业,流水线已经完全停止作业。王超是王庆坨一家小型单车企业的负责人,他的企业规模并不大,“共享单车的许多零件和内销的都不一样,北京区域全车安装好的话,我们每天大概能生产 500 辆。”他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。在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调查当天,他的工厂并未开工。
     而另一家当地单车企业的负责人马森则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之前楼下的一层厂房也被他的工厂租用,“但后来我做它们胆小,挣一笔钱就跑了。”在现有的厂房中,他的单车流水线也有所减少。但目前剩下的流水线也并没有转动起来。
     然而,就在 2016 年的那个冬季,王庆坨小镇曾经是另一番繁荣景象。所有单车产业链上的工厂流水线都马力全开,大批的卡车等在工厂门口,随时准备将刚下流水线的共享单车拉走投放到城市的各个角落。
     据《